首页 拍卖 拍品征集 交易 艺术家 资讯 论坛 价格 收藏大全 文玩拍卖网
位置:搜艺搜 >拍卖 >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 2010秋季拍卖会 > 秋光万华---清代宫廷艺术集粹 >拍卖品
加入收藏
草书《平安帖》 手卷 水墨绢本(编号:2109)
草书     平安帖     手卷     水墨     绢本    
草书《平安帖》 手卷 水墨绢本
2109
类别: 毛笔书法 公司:中国嘉德
成交价格:¥308,000,000 [北京]
估       价:无底价
预展日期:2010年11月10日--2010年11月11日
拍卖日期:2010年-11月-20日
拍卖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北京市建国门内大街9号)
拍 卖 会 :2010秋季拍卖会
简     介:
前隔水旧书签:晋右将军会稽内史王羲之平安帖 黄绢隔水乾隆题:十二月六日。告姜道等。岁忽终。感叹情深。
前隔水旧书签:晋右将军会稽内史王羲之平安帖 黄绢隔水乾隆题:十二月六日。告姜道等。岁忽终。感叹情深。念汝不可徃。得去十月书。知姜等平安。眷故不平。复悬心。顷异寒。 庚戌清和月释文。御笔。 钤印:八征耄念 乾隆题:可亚时晴帖 钤印:八征耄念、自强不息 后跋: 1.文徵明跋:右晋右军将军王羲之平安帖,是绢上书。余所见右军数帖,惟袁生、鹘等、此事帖,则纸书。而月半、眠食,及大令鸭头丸帖,俱绢本。盖晋人珍惜其书,故多用绢,至唐人犹然。今此帖已刻之绛帖中。验之无豪发少异,疑即当时用以入石者。缝印有“绍兴”三小玺。其签题即思陵之笔。盖思陵早岁尝效元章书,故此犹带米法也。又有驸马都尉王晋卿“妙绝古今”及“书画印”前后钳记,而柯敬仲亦以墨印印之。二君藻鉴最精,当为真迹无疑。嘉靖癸丑五月望日,装毕因识其后。子孙其永宝之。衡山文徵明。 钤印:文徵明印、衡山 2.王谷祥跋:右军真迹世所希覩。此帖为太史衡山先生所藏。先生出以示余,相与鉴赏,晚学何幸覩此至宝,良深庆忭。因题名卷末,以识胜事。托不朽云。嘉靖癸丑八月既望。酉室王谷祥。 钤印:王禄之印 3.彭年跋:嘉靖甲寅三月六日,谒衡翁于玉磬山房,出示右军平安帖。焚香拜观,不胜欣幸。衡翁命题于后。自分晚末,岂容沾污。然以长者之命。不敢固辞。谨书以记岁月。旧吴彭年。 钤印:孔嘉 4.隆庆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嘉禾项笃寿、长洲袁尊尼同观于国子先生三桥文丈之官舍。 5.胡汝嘉跋:旧闻衡山翁所宝平安帖,真迹入神,未获见也。今于三桥寓舍始得纵观。乃知传闻殊未尽其美。谨题此以识幸会。时隆庆庚午清明日也。建业后学胡汝嘉。 钤印:懋礼 鉴藏印: 1.宋代印玺:双龙玺、政和、宣和、内府图书之印、绍兴 2.柯九思印:书画印、柯九□□□□(半印)、柯九思印 3.文徵明印:文徵明印、衡山、停云、玉兰堂图书记 4.李锦印:李锦 5.李宗孔印:李宗孔、李书楼、广陵李书楼珍赏图书 6.曹溶印:曹溶鉴定书画印、檇李曹氏、檇李、曹溶之印、洁躬、曹溶私印、秋岳生 7.梁清标印:蕉林梁氏书画之印、棠邨审定 8.清代宫廷印玺:石渠宝笈、石渠定鉴、宝笈重编、养心殿鉴藏宝、乾隆御览之宝、乾隆鉴赏、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五福五代堂古稀天子宝、太上皇帝之宝、古希天子、八征耄念之宝、嘉庆御览之宝 9.其它印记:妙绝古今、缄完之记、□□清玩(半印)、白石山房书画记 王羲之《平安帖》(《告姜道帖》) 一 时过一千六百年,王羲之直接手写的原迹早已无存。其实,就在北宋时也只有几件视为原迹,如米芾曾获得的《王略帖》。 传世的王羲之书迹有两类,一是后人勾摹的墨迹本,一是石刻或者木刻的碑帖。碑帖从勾摹开始,经过上石、刊刻、捶拓,再经过装裱的过程,书法原貌往往会打了折扣。墨迹摹本是从原迹上直接勾摹下来的,或者从唐摹本上再勾摹下来的,方法是双勾廓填或者双勾廓填兼临写。这中间总以唐代硬黄纸所摹为最精。 现存唐摹王羲之帖有:1.《快雪时晴帖》;2.《远宦帖》;3.《奉桔帖》、《平安帖》、《何如帖》三帖合装(以上俱在台北故宫博物院,这里的《平安帖》帖文与本文讲的不同。);4.《丧乱帖》、《二谢帖》、《得示帖》三帖合装;5.《孔侍中帖》、《频有哀祸帖》二帖合装;6.《游目帖》(以上俱在日本);7.《姨母帖》、《初月帖》(合装于《万岁通天帖》中,在辽宁省博物馆。);8.《寒切帖》(在天津博物馆);9.《行穰帖》(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附属美术馆) ①共计九件十五帖。唐人临写的王书如《兰亭序》,敦煌出《瞻近帖》等不列在内。 摹本是否出自唐宋人手,要注意几个因素:一、合乎王羲之的笔迹风格,摹写精良。二、有宋以上的著录或古法帖作为依据。三、纸、绢或装裱符合唐、宋时代。四、可靠的题跋和印鉴(往往只是一部分)以反映流传历史。 宋人摹本,据鉴定家著录和发表出来的及所见者约有二十余种,绝大部分珍藏于博物馆里, 少数辗转閟于私家。由清代内府流出的绢本《平安帖》就是其中的一件。 二 绢本《平安帖》又称《告姜道帖》,笔法圆劲古雅、意致优闲逸裕,颇合羲之草书法 度。刻意摹写,呈现轻重浓淡,然不免有笔滞处。临写并勾描,留下细痕。 绢、纸非宋内府物,本帖绢地和前面花绫隔水均宋时织物。此帖绢本的尺寸纵24.5厘米,横13.8厘米。故宫有象牙嵌木尺,是清代标准营造尺,以此测量与《石渠宝笈续编》记录的“纵七寸六分横四寸三分”正合。 本帖上的古印—“书画印”、“妙绝古今”,文徵明跋认为是宋王诜印,非伪。“柯九思印”及“柯九”(半)墨印也真。“宣和”“政和”内府诸印和“绍兴”印均伪。乾隆、嘉庆内府等印玺皆真。 卷上弘历题写帖文,年款庚戌,即乾隆五十五年,已是八十老人。后边文徵明、王榖祥、彭年、胡汝嘉等跋及诸家印记都真。 文徵明跋指出:右军书多写绢地。此帖已刻入《绛帖》。帖上有骑缝“绍兴”三小玺。还有附马都尉王晋卿“妙绝古今”、“书画印”和柯九思印。王、柯二君藻鉴最精,当为真迹无疑。文徵明是书画家兼鉴赏家,又是此帖的收藏与研究者,他写下的鉴识具体而切要。 这里有个印章问题。文徵明跋讲“妙绝古今”、“书画印”两印是王晋卿的。据史载,王诜(1036-?)字晋卿,太原人,尚英宗女魏国大长公主,为利州防御使,工书画。他是北宋晚期人。徐邦达先生在考证此帖时没有提及“妙绝古今”印。同时说:“本帖上古印‘书画印’(文徵明跋中以为王诜印)、柯九思印均 古,应非伪物。”②他引用文说并未否定。另一种不同看法认为“书画印”是元代柯九思(1290—1343)的,如上海博物馆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根据是柯九思等六家墨竹合卷上出现此印。③鉴于此二印实属罕见,有待再考。 据印鉴、题跋,本帖曾为柯九思、文徵明收藏。清代进入内府,后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时存养心殿。 鉴于上述多方面情况,本帖应为南宋时勾摹本。其水平,正如徐邦达先生所说:大略相当于今见之《上虞帖》 ④。 《上虞帖》现收藏于上海博物馆(图一)。 《宣和书谱》载右军《平安帖》有二,一是草书,二是行书,然只有帖名没有帖文,是否与本帖有关不易确定。姜蘷《绛帖平》有残本收入四库全书,未见有具体言及本帖的文字。 三 此帖见于宋刻《绛帖》。绛帖本《平安帖》提供了宋代的实物根据。 《淳化阁帖》是北宋淳化三年(992)宋太宗赵炅出御府所藏历代书迹,命侍书王着编集十卷摹勒上石而成。《绛帖》是北宋皇佑、嘉佑年间(1049—1063)尚书郎潘师旦刻于山西绛州,共二十卷。《绛帖》虽祖《淳化阁帖》,但所收帖目多有损益。到明初,《绛帖》已罕有传世,故有内容不同的别本绛帖十二卷广为流行。 今有宋刻《绛帖》一部藏故宫博物院,分前后各十卷(每两卷合一册,共十册)。原是明末涿州冯铨家物,经孙承泽、梁清标、吴荣光、潘仕成、王存善等收藏,并有翁方纲与吴荣光许多批注、题跋。《平安帖》在后第六卷,即“愿”字号卷之第二帖(图二)。⑤《绛帖》每卷用一个字作编号,二十字连起来成四句话,即“日月光天德,山河壮帝居。太平无以报,愿上登封书”。 经对比,墨迹与帖本吻合,其书沉厚遒迈,古韵穆然。两本大小、笔画、神态相一致,墨迹本犹可显出墨色浓淡,笔致走向。仅几个字如“月”、“六”、 “等”、“深”、“得”略见差异。从墨本到刻帖,必须经过再摹、上石、镌刻几步工序,总会产生与底本的差别。明代嘉靖时鉴藏家华夏把《万岁通天帖》刻入《真赏斋帖》。因为刻的精工,当时人几乎和唐摹本同样看待。清代王澍讲:“信《真赏》为有明第一佳刻也。”即便如此,将《真赏斋帖》同《万岁通天帖》(今在辽宁省博物馆)比照仍可显出某些差异(图三)、(图四)。 《绛帖》内此《平安帖》前人著录皆称“告姜帖”或者“告姜道帖”,帖文有九行。其前有《得凉帖》,后有《百姓帖》。此摹本今仅存四行,缺少后五行帖文。现将完整帖文抄录如下: “十二月六日告姜道等岁忽(一行)终感叹情深念汝不可往(二行)得去十月书知姜等平安(三行)眷故不平复悬心顷异寒(四行)各可不寿以差也吾近(五行)患有痛今渐差(六行)献之故诸患勿力(七行)不具二夕告姜等平(八行)安寿故(九行)。” 绢本的前后两边都有割裁不齐的痕迹,因此现存四行只是原来绢本中间的一段。至于后面原应有的 五行,何时分裂,分裂后的去向已不清楚。 《告姜道帖》不在《淳化阁帖》系统中,故流传甚少。在宋代其它刻帖中还见于《澄清堂帖》。《澄清堂帖》未见宋元人详细记载。沈曾植考证认为是南宋海陵(今江苏泰州)常平使施宿刻的,时间在嘉定年间(1208—1224),帖内专收王羲之帖。至今只有宋刻残本存世,如故宫博物院收藏有明邢侗旧藏《澄清堂帖》五卷中的两卷,失卷号。还有孙承泽旧藏的一、三、四卷。检此五卷宋拓残本中, 已不见《告姜道帖》。清代耆英翻刻过《澄清堂帖》若干残卷,其中包含《告姜道帖》,与绢本对校比《绛帖》出入明显 (图五)。⑥ 四 古书画真迹被后人割裂分散是真迹改头换面的常用手法。一件长的书画卷,往往被市侩分割分售而谋利。如传为周文矩画的《宫中图》粉本长卷,竟被割成五段,今分放在美国(二段)、英国(一段)、比利时(一段)、意大利(一段)的博物馆和私人手中。 文徵明(1470—1559)精鉴书画,富于收藏,他刻的《停云馆法帖》乃明季法帖的佼佼者。《停云馆帖》第四卷有《平安帖》四行,即从绢本摹出,尺寸大小相同。帖文左边刻出柯九思的两个半印,“平生”半印,印的位置也同。由此证明后边五行在文徵明收藏之前已经失去。 文跋指出“缝印有‘绍兴’三小玺”,那应是原来真的。今见三个“绍兴”伪印是割裁之后添上的。文跋没有讲到“宣和”、“政和”印。设想原帖如有,文氏不会只讲南宋印而不讲北宋印,足见原卷没有。今见“宣和”、“政和”伪印也是割裁后添的。这恰恰是画蛇添足,露出破绽了。由此还可推证该帖进入内府当在南宋。 文跋说:“嘉靖癸丑(1553)五月望日装毕因识其后,子孙其永保之”。此时文徵明八十四岁,后纸续有王榖祥嘉靖癸丑(1553)跋、彭年甲寅(1554)三月跋、胡汝嘉隆庆庚午(1570)跋,都说在文氏家中看帖的事。此后,直到进入清宫没再留下题跋,割裂一事无从查考。 总之,绢本《平安帖》是一件可信的宋人摹王羲之书,它与《绛帖》刻本是依据同样的底本精细摹出来的。今《平安帖》墨本久隐复显,再度面世,深为庆幸;而能与宋拓《绛帖》彼此契合,则又获得一层证据,相互映发而愈增其重。 注释: ① 启功《〈唐摹万岁通天帖〉书后》,收入《唐摹万岁通天帖》,人民美术出版社,1989年。 ② 徐邦达《古书画伪讹考辨》上卷3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84年。 ③ 上海博物馆《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650页,文物出版社,1987年。 ④ 同注②。 ⑤ 《中国法帖全集》(启功、王靖宪主编)第2册,253页,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年。 ⑥ 《中国法帖全集》第10册,81页,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年。 林义 王羲之《草书平安帖》流传考 尹光华 王羲之草书《平安帖》,(又称告姜道帖),最早见于北宋潘师旦摹刻的《绛帖》,共九行七十四字。此后,其墨迹为《宣和书谱》著录。(1)由于只是目录,并不知其材质及所书内容,因其归入王羲之草书类,又以所书内容有“平安”二字为帖名,后人遂将之与绛帖联系起来,认为其底本即是《宣和书谱》著录的那件,持此论者有顾复(2)及《石渠宝笈》编者(3)等等。 完整的草书《平安帖》如今已不可得见了。幸柯九思、文徵明等的精心护持,我们还有幸能见到一个与《绛帖》极为相似的古墨迹,保存了它的前四行计四十一字,绢地极古,墨色浓黑。拿之与《绛帖》相比,不论从行气,结体及用笔上看,都十分相似。古来刻帖,往往参有摹刻者自己的书写、镌刻的习惯,在局部常有些许改动,加上唐宋勾摹的墨本也未必就只一件,因此我们暂不能肯定《绛帖》用以上石的就是我们眼前此本的全卷。 由于历史留给我们的资料有限,我们目前能做的工作只能从其本身留存的确实可信的信息—比如收藏印记、题跋、装裱等方面着手,并参考可以得见的数据,去考证它可信的流传经历,判断它摹写、割裂的大致年代,以期引起大家对这一古帖的进一步重视与研究。 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当代鉴定巨擘徐邦达先生见到此帖后,就曾作过研究并撰有专文,他说:“本帖上古印‘书画印’(文徵明跋中以为王诜印)、柯九思印均古,应非伪物……其文徵明、王谷祥、彭年、胡汝嘉诸跋和文氏以来诸家鉴藏印记则都真。”(4)“其勾摹水平,大略相等于今见之《上虞》、《干呕》二帖。”对照今天我们能见的数据,我们发现徐邦达先生的这些判断非常正确。 至于柯九思在《平安帖》上究竟钤盖了几方印章,徐先生没有明说。通过比对,我们发现除了本幅左下尚余大半方的墨印“柯九思印”,较可辨认之外,另外有几方残缺不全的印章也是柯九思的常用鉴藏印,如墨印上方的“柯九□□□□”朱文印,其实就是“柯九思敬仲印”,它曾钤于柯九思的一幅《墨竹》上,(5)并被收录于上海博物馆编辑的《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中。两相比较,本帖“柯九”及“敬”字之右半与上博所辑印大小、形体完全一致,当出一印无疑。本帖前宋花绫隔水右边中间另有一方朱文半印,“□□清玩”,“清玩”二字尚有大半可辨,应为“柯氏清玩”印,它与柯九思钤在元人陆继善《摹禊帖》册(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及南宋杨无咎《四梅图》卷(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一方朱文方印末二字同样相似,亦可信是出自一方印章。另一被文徵明称为是王诜的朱文长方“书画印”,它在本幅骑缝上至少钤盖过三次,其实它亦是柯九思的印章,它曾钤盖于前述《墨竹》横轴上。王诜是北宋画家,他的印章不可能钤于元人画上。且这方多次盖于《平安帖》的朱文印章,其印泥亦与同样钤于本幅的“柯九思敬仲印”、“柯氏清玩”二方半印的印泥相同,它为柯氏的用印应该是可信的。 柯九思是历史上著名的鉴定家,曾任元代奎章阁鉴书博士,文宗朝内府所藏书画大多经他鉴定。他在《平安帖》钤盖的印章共有四印六次,钤盖的位置亦极为用心,可见他对这一古帖十分钟爱。他是极有眼力,见多识广的大鉴定家,不可能对一件为时甚近的勾摹本如此感兴趣。而他还在本卷宋花绫隔水(6)左右钤有骑缝印,(左为“书画印”,右为“柯氏清玩”印),凭此就足以证明此帖曾经宋代旧裱,可惜原宋裱后隔水等在流传中已经散失,无法窥见其原貌了。 另本帖第一行右侧曾补绢一条,柯九思同样以“书画印”上下左右钤记于本幅与宋花绫隔水的骑缝上。而本幅左下钤盖了墨印与“柯九思敬仲印”,现都失去其左半,可见另一半必是钤于后隔水之上,随着原隔水的失去,另二个半印遂不可见了。这样的钤记方式,可以证明原本九行七十四字的《平安帖》至少在柯九思及柯九思之前便已经被割裂了。 本卷宋花绫隔水左下有一方“李锦”白文小方印,这应该是继柯九思之后的又一位藏家。李锦字在中,号介庵,明早期理学家,尝任松江同知。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宋米芾尺牍》亦有白文“李锦”小印,大小篆法与钤于本帖此印完全相同。这方不起眼的小印及其钤盖的位置,可以证明李锦是一个爱惜古物,不张扬却甚有识见的收藏家。 明中叶,此卷被文徵明发现,是不是一开始就被收入文家,尚不可知。但至少在嘉靖二十年,它就被文氏父子刻入他家的《停云馆法帖》中。在今传明拓十二卷本该帖中,《平安帖》刻于第四卷,前刻隶书标题:“唐人真迹卷第四”,后有“嘉靖二十年夏六月长洲文氏停云馆摹勒上石”这样的题记。(7)文徵明父子都是摹帖的专家,从墨本到上石,《停云馆法帖》中的草书《平安帖》与现今我们见到的墨本原件几乎没有走样,宋花绫前隔水米体签题“晋右将军会稽内史王羲之平安帖”十四字小行书亦同样刻得十分肖似。绢本原件上的收藏印文氏刻帖选取了左下角三方,和原件一样左半边同样残缺。右方数印,如原来曾被文徵明认作宋高宗的二方“绍”“兴”连珠印,(徐邦达先生考为伪印)及“妙绝古今”印,并同时盖了三次的柯九思“书画印”(文徵明亦误认为王诜印)则都未刻入停云馆帖中,虽然古人刻帖常有少刻、漏刻印章的,但从另一角度看或许文氏父子在摹刻此帖时曾对这些印章产生过疑虑。 停云馆摹刻此帖十二年之后,八十四岁的文徵明在本帖贉尾用他十分自重的隶书书写了长跋,这个被文氏父子当年刻入停云馆“唐人真迹”卷第四的《平安帖》,这时他有了新的看法,被认定为右军“真迹”。尽管他的儿子文嘉曾间接否定了父亲的意见,但文徵明却至老都没见改变。古人每有拔高自己藏品的陋习,作为一代鉴定家,忠厚的文徵明仍不免这样的缺憾,只能说明他真的十分喜爱这件《平安帖》。 这个“嘉靖癸丑五月望日装毕识其后”的文徵明题跋,可以证明,至少在这一年,绢本草书《平安帖》已成了文徵明的藏品。(当年刻帖时也可能源出友人之手,《停云馆法帖》中的古人作品并非都是文氏的藏品,有些是借刻的)他当时的喜欢和赏爱不仅见之于他自己的长跋,还可见之于他友人与晚辈的题跋中。书写在文徵明长题后的王榖祥、彭年二跋分别题于文跋当年与次年。彭年跋中还有“命题”这样的用词,可见文徵明是常常拿出来展示的,而那种“不敢固辞”的“长者之命”,正透露出文徵明的可爱和喜欢之情。 不过,四年以后,此卷已不在文徵明之手,明张丑《清河书画舫•王右军思想帖》后有文徵明这样一段题跋:“右军真迹,世所罕见。此《思想帖》与余旧藏《平安帖》行笔、墨色略同,皆奇迹也。《平安帖》有米海岳签题,此帖无签题,而有赵魏公跋语……嘉靖丁巳冬十一月十又三日,长洲文徵明题,时年八十有八。”(8)这段题跋有几处值得注意,一、他仍认为草书《平安帖》是“右军真迹”。二、四年前他在《平安帖》题跋中认为本帖宋绫隔水上“晋右将军会稽内史王羲之平安帖”签题是宋高宗“思陵之笔,盖思陵早岁尝效元章书,故此犹带米法也。”此时,这十四字小行书已不仅“犹带米法”,而被直接认定是“海岳(米芾)签题”了,这是老年文徵明又一新的认识,而这认知,可能还影响了明代另一位学者王世懋。(见后述)题跋中另一值得注意之处是文徵明把《平安帖》称作自己的“旧藏”,可见这时已经易手。十一年后,也就是隆庆二年四月二十六日,它出现于文徵明长子文彭的寓所—他任嘉兴训导的官舍中,当日同时见到此卷的还有大收藏家项子京的哥哥项笃寿和苏州同乡袁尊尼。(见《平安帖》贉尾题记)后二年,胡汝嘉在帖后如此题道:“旧闻衡山翁所宝《平安帖》真迹入神,未获见也。今于三桥寓舍始得纵观,乃知传闻殊未尽其美,谨题此以识幸会。时隆庆庚午清明日也,建业后学胡汝嘉。”说明此时它仍在文彭手中。 之后,在万历、崇祯年间,此卷又多次易手,先入朱忠僖所,后被骨董商持去王世懋家,索价高至六十千。明人孙矿在他的《文氏停云馆帖十跋》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右军《平安帖》余在京师时尝过王敬美,适飞凫人以此帖来售,尚未成,因出示余,云是朱忠僖物,索六十千。前细书‘晋右将军会稽内史王羲之《平安帖》’十四字小幅纸,原系卷头签识,今亦背在帖旁。敬美指示余云:此宋思陵亲笔,王帖。系缣素,背处亦微浮起,墨甚浓……末一‘定’字绝有势,此刻原不及也。‘情’字下缺一点,绢复完好,敬美与余相持莫能定。敬美疑米临,余时未能断。既而思之,此或唐人临。古人不欺人,原帖想纸损,因缺点,临者不敢益,故缺。若米临,决当补一点矣!未知是否?今司寇集中无此帖跋,奉常集中亦无之,应是疑其临本还之耳。然此帖固佳,不当惜价不买也。”(9) 此跋较长,因提供了很多信息及与王世懋有关此帖是米(芾)临还是唐临争论的意见,故多录之。由于孙矿跋论的是《停云馆法帖》,故跋中所云“飞凫人以此帖来售”的“此帖”,指的自然是停云馆所刻的底本《平安帖》,所记的十四字签题、“系缣素”、“墨甚浓”、“情”字下缺一点等皆与本帖同。只是把签题的宋花绫记为“小幅纸”,应是记忆之误。(古人著录每有之,不足为怪)而跋中说:“是朱忠僖物”。则已可确知此时它已由文氏进入朱家,又到了古董商手。因为索价甚高,王世懋没有买而让孙矿大为惋惜。 此帖在明末终于进入另一位收藏家之手,吴其贞《书画记》如此记道:“王右军《平安帖》一卷,精彩甚佳,书在硬黄纸上,是为唐人廓填。上有柯九思图书,系刻入《停云馆》中者。以上三种(包括杨少师《夏热帖》、赵千里《桃源图》)观于溪南吴琮生家,琮生讳家凤,乃巨富鉴赏吴新宇第五子,弟兄五人行皆凤字,故时人呼为五凤。皆好古玩……”(10)明末徽商富甲宇内,因此产生很多收藏家而风闻天下,吴家的《伯远帖》更是传世的晋代名作。吴其贞在歙县吴氏见到《平安帖》的时间汪世清考为崇祯四年四月四日。(11)这是此帖的又一次归宿。 之后,此卷分别为清初收藏家曹溶和李宗孔所得,二人年龄相差无几,所钤藏印难分先后,但他们都是清初极有水平的藏家却无可置疑。曹溶的藏品有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唐临《王羲之东方朔像赞》卷、宋人《法书》册、《宋贤书翰》册、宋《苏氏一门法书》卷、元赵孟俯《鹊华秋色》卷及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五代杨凝式《夏热帖》、宋蔡襄《行书自书诗札》等。他自称“予平生于辨别书画自信有微长”,(12)可见对自己的鉴赏能力很自信,从其藏品的质量看,确实并非自诩。李宗孔的藏品有唐褚遂良《摹王羲之长风帖》卷、《宋四家集》册、宋米芾《尺牍》卷、《宋十二名家法书》册(皆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等。同样可见其实力的雄厚。 曹溶在本卷前后盖有七印计八次。分别为“曹溶鉴定书画印”、“檇李曹氏”、“檇李”(二次)、“曹溶之印”、“洁躬”、“曹溶私印”及“秋岳生”。李宗孔在本卷盖有三印:“李书楼”、(椭圆印)“李宗孔”、“广陵李书楼珍赏图书”。三印同样可见于他上述藏品,验之无伪。宗孔字书云,顺治四年进士,官给事中,撰有《宋稗类钞》,不以鉴赏名,却是后人不应忘记的。 此后本卷为清代大鉴藏家梁清标收得。梁氏的鉴赏眼力及收藏之富当时甲于天下,隋展子虔《游春图》、唐阎立本《步辇图》、杜牧《张好好诗》卷、五代孙位《高逸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等都是他箧中之物。他在本卷拖尾钤有藏印二方:“蕉林梁氏书画之印”、“棠邨审定”。物聚于所好,亦是《平安帖》的大幸! 梁清标死后,他的收藏大多被收入内宫,《平安帖》亦随之成了皇家藏品。乾隆五十五年四月,乾隆在黄绢后隔水上为此帖做了释文,又在后面有文徵明钤印的副隔水上大书“可亚时晴帖”数字。一直被认为右军真迹的《快雪时晴帖》(其实也是一个古摹本)是乾隆最为欣赏的“希世珍”,与王献之《中秋帖》、王珣《伯远帖》被他称为“三希”并辟“三希堂”储之。他对《平安帖》的五字断语,透露了此帖在他心中的分量。随后它被编入《石渠宝笈•续编》。何时佚出宫外,暂不可确指,但从其上所钤玺印看,应是嘉庆以后了。 从上述流传经历可以得知,《平安帖》至少自元代开始就一直辗转在柯九思等有实力有眼力的名鉴藏家之手,一方面证明了它自身的魅力与价值,另一方面也透露了这一古帖之所以能历尽沧桑而保存完好的主要原因—传承有绪,庋藏精当,这是《平安帖》的幸运。 古帖的书写、勾摹年代常常是鉴家、学者、爱好者们特别感兴趣的问题。由于年代久远,历史情况复杂,在它们流传过程中难免会落入好事者及奸商之手,被动了手脚,给后来的研究造成困惑和误导。《平安帖》上的几方宋代皇家玺印就是如此。 《平安帖》钤有宋代徽宗、高宗二代帝王的藏印,拖尾上的“内府图书之印”、“政和”、“宣和”及长方双龙诸印,徐邦达先生在论及此帖时已经说过:“贉尾上宣和内府诸玺则尽伪。”(13)确实,这几方印不论从形制及印泥与目前能见的宣和可靠的玺印有明显差别,年代也不古,文徵明跋中亦未提及。估计应是文氏之后,很可能就是孙矿提及的那位“飞凫人”为增其市价而妄盖的。而明代很多学者认定此帖就是《宣和书谱》著录的那件,是妄盖这些玺印的历史原因。 而文徵明认为真是宋高宗藏印的“绍兴三小玺”,被二右一左钤盖在《平安帖》本身骑缝上,它的镌刻、印泥比上述宣和诸印要好而古旧,有学者称可能钤于柯九思至文徵明之间的明早期。但从柯氏骑缝印及宋花绫隔水看,此帖至少在宋代已经传世,至明初已为时久远,钤盖在有包浆的旧绢上的印泥必然不能在短时间内渗入绢素。文徵明是一代名鉴家,项子京的主要掌眼人,一生过目古书画不可数计,对那种时代不远的有浮光的印泥不会不察觉。因之,我们推断它的钤盖时间应在柯九思之前或可能更远。 瑕不掩瑜,历史上有眼光的鉴定家并没有因为这几方印就否定此帖,而仍能从此帖的书风、勾摹水平及绢素气色、收传印记等方面来考察论定它自身的艺术、历史价值。他们对此帖的年代判断大至有如下几种: 一、认为是王羲之真迹的有文徵明、乾隆。文徵明的论定本文已有述及。乾隆一直认为《快雪时晴》是右军真迹,他称《平安帖》“可亚时晴”,可知他同样认为《平安帖》为真迹。 二、认为此是宋摹本的有徐邦达、王世懋。徐先生在他论考此帖时这样说道:“本帖应为南宋中、晚期勾摹本,其勾摹水平相等于今见之《上虞》、《干呕》二帖。”(14)而晚明学者王世懋则直指勾摹者姓名,疑为米芾所临。(15)米芾临的王羲之父子书札,常被后人误以为羲、献真迹,所以王世懋的看法亦不可算是空穴来风。 三、认为唐临的最多,有文嘉、孙矿、吴其贞、顾复、安岐等人。文嘉对此帖的年代判断,一见于《钤山堂书画记》他有关王羲之《思想帖》的记载。右军《思想帖》文徵明曾有长跋,认为与自己旧藏的《平安帖》都是“右军真迹”。文嘉并不同意父亲的意见,说:“王羲之《思想帖》……先待诏有跋,许仲器本。亦唐人摹。”(16)可见他把《平安帖》与《思想帖》都是认作唐摹的。又据《文徵明年谱》作者周道振考证,文氏《停云馆帖》“为征明与次子文嘉所刻”,(17)而嘉靖二十年他们刻帖时把《平安帖》置于“唐人真迹卷第四”中,刻于林藻和怀素之间,(18)可见,文嘉对《平安帖》的时代判断始终没变。 孙矿对《平安帖》的断代见于上述《停云馆法帖十跋》,他并不反对王世懋指认帖前十四字签题为“宋思陵亲笔”,而对王世懋认为本帖为“米(芾)临”的可能性表示怀疑,并指出其“情”字下缺一点,是因为王羲之原帖在流传过程中“纸损,因缺点,临者不敢益,故缺。”他觉得这种忠于原作现状的勾摹态度,正是唐人摹本的特点,孙氏赞之为“古人不欺人”。因之得出“此或唐人临”的结论。 吴其贞肯定崇祯初在歙县见到的《平安帖》即是“刻入《停云馆》中者”的本卷,称之“是为唐人廓填”,“精彩甚佳”。(19) 顾复在《平生壮观》卷一对传世王羲之《气力帖》、《干呕帖》、《游目帖》及《平安帖》有较详细的记载,论及《平安帖》他这样说:“绢本,《宣和书谱》收,诸玺印全,文徵明诸跋,前隔水上小字长题一行非徽宗书。”之后,他总结说:“远宦、气力、干呕、月半、平安、游目皆唐摹。” (20)结论很肯定。 安岐是清代眼力与藏弆都足以与梁清标匹敌的鉴藏家,他对《平安帖》亦有论断,见之于他的《墨缘汇观》书法卷续录:“《平安帖》,草书,绢本唐摹。”评述简约却同样肯定。 到目前为止,虽然我们还没有别的证据可以确断《平安帖》的确切年代,但综上所述,它绝不晚于宋代则是可以肯定的。 注释: (1)《宣和书谱》卷十五,见《中国书画全书》第二册,44页。 (2) 见顾复《平生壮观》卷一。 (3) 见《石渠宝笈•续编》卷十七,北京出版社2003年版。 (4) 徐邦达《古书画伪讹考辨》上卷,第4页,江苏古藉出版社1984年10月版。 (5) 见《柯九思等六家墨竹合卷》,此卷今藏苏州博物馆。印章收于上海博物馆编《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上册651页。 (6) 对本卷有签题花绫,徐邦达先生如是说:“按本帖绢地与前宋花绫隔水是一时物。”(见注(4)) (7) 见北京出版社《明拓停云馆法帖》第213、272页,1997年3月版。 (8) 见张丑《清河书画舫》卷二。 (9) 见孙矿《书画跋跋》卷二。 (10)见吴其贞《书画记》卷二。他称此帖“书在硬黄纸上”,应亦是记忆之误。 (11)见汪世清《卷怀天地自有真》上册,第192页,台北石头出版社2006年11月版。 (12)见宋人《商山四皓会昌九老图》卷曹溶跋。此卷今藏辽宁博物馆。 (13)徐邦达《古书画伪讹考辨》上卷,第4页,江苏古藉出版社1984年10月版。 (14)徐邦达《古书画伪讹考辨》上卷,第4页,江苏古藉出版社1984年10月版。 (15)见孙矿《书画跋跋》卷二。 (16)见文嘉《钤山堂书画记》,《中国书画全书》第三册829页。 (17)见周道振《文徵明年谱》第493页,百家出版社1998年8月版。 (18)见北京出版社《明拓停云馆法帖》第241页。 (19)见吴其贞《书画记》卷二。他称此帖“书在硬黄纸上”,应亦是记忆之误。 (20)见顾复《平生壮观》卷一。 (21)见安岐《墨缘汇观•法书续录》。 鉴藏者简介: 1. 柯九思(1290—1343),字敬仲,号丹丘、丹丘生,台州仙居(今浙江仙居县)人。 工诗文、诗翰、金石之学,最擅书、画,素有诗、书、画三绝之称。书法长于行楷。绘画成就最高,影响极大。所画山水,苍秀浑厚;花鸟石草,饶有奇趣。尤善画墨竹,发展了文同的画法,别开生面,将中国古代的书法融于画法之中。 柯九思是元代最负盛名的鉴藏家。“多蓄魏晋法书,至宋人书,殆百十函”,书法史的名帖,如《曹娥碑》、《定武兰亭五字损本》、晋人《黄庭内景经》、王献之《鸭头丸帖》、林藻《深慰帖》、苏轼《天际乌云帖》、黄庭坚《动静帖》、《荆州帖》、米芾《拜中岳命诗卷》都曾为其收藏。 所收名画也甚为可观,而且大都为精品,如唐张萱《明皇出骑图》、韦偃《双骑图》、五代阮郜《阆苑女仙图》、米芾《春山瑞松图》、扬无咎《四梅图》、赵孟坚《岁寒三友图》,同代赵子昂《秀石疏林图》、《秋郊饮马图》、任仁发《二马图》、何澄《归庄图》、方从义《惠方舟行图》、曹知白《远山疏林图》都为其收藏,这些作品都堪称中国绘画史上的名迹。纵观传世名迹,凡钤有柯氏真印的书画作品,一般多为真迹,且相当一部分为精品。 2. 文徵明(1470—1559),原名壁,字征明。四十二岁起以字行,更字征仲。因先世衡山人,故号衡山居士,世称“文衡山”。明代画家、书法家、文学家。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曾官翰林待诏。文徵明书法初师李应祯,后广泛学习前代名迹,篆、隶、楷、行、草各有造诣。尤擅长行书和小楷,温润秀劲,法度谨严而意态生动,具晋唐书法的风致。小楷笔划婉转,节奏缓和,与他的绘画风格谐和,有“明朝第一”之称。 3. 王榖祥 (1501—1568),字禄之,号酉室,长洲(今江苏苏州)人。嘉靖八年(1529)进士,官吏部员外郎。善写生,渲染有法度,意致独到,为士林所重。书仿晋人,不坠羲之、献之之风,篆籀八体及摹印,并臻妙品。 4. 彭年(1505—1566),字子素、孔嘉,号隆池山樵,长洲人。少与文徵明游,以词翰名。与文氏子弟及弟子辈交谊深厚。性颖异,嗜读书。诗宗盛唐,旁及香山、郢州。王世贞《序》称,征明诗以韵胜,而年诗以边幅胜;其词亦颇有抑扬矣。精法书,宗颜、欧。所著《隆池山樵集》二卷,《四库总目》传于世。 5. 袁尊尼(1523—1574),字鲁望,袁袠子。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官至山东提学副使。书在能品。文徵明引为忘年交。 6. 项笃寿 (1521—1586),字子长,嘉兴人。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进士,授主事,改任南京考功郎中。筑有万卷楼,收藏和刊刻图书。收藏大家项元汴(1525—1590)兄。 7.胡汝嘉:字懋礼,号秋宇,江宁(今南京)人。嘉靖三十二年(1553)进士,官编修。隶书师锺繇,草书师张芝、崔瑗,尝取三人书之在阁帖者手摹刻之。又师王献之,古雅中天趣溢发。其得意之笔,酷似祝允明。善画山水,脱去尘俗。 8.李宗孔(1620—1689),字书云,号秘园。南直隶江都(今扬州)人,顺治四年(1647)进士,官给事中。清代初年的收藏家,富藏书画。常见用印“李宗孔”、“秘园”、“广陵李书楼珍赏图书”。 9.曹溶(1613—1685),字秋岳,一字洁躬,亦作鉴躬,号倦圃、鉏菜翁,秀水(浙江嘉兴)人。明崇祯十年(1637)进士,官御史。清顺治元年(1644)任河南道御史、顺天学政督学顺天。疏陈定官制、定屯田、盐法、钱法规制,平粜以裕仓储,设兵循徼等事。其疏陈皆被采纳实施。又就有关科举、荐举隐逸、访旌殉节者等问题向朝廷献策。曹溶长于经济,并肆力于文章。家富藏书,工诗、词,与合肥龚鼎鼒齐名,世称“龚曹”。填词规摹两宋,令浙西词风为之一变。精鉴别,富书画收藏,清代书画鉴藏大家。亦能书。著有《静惕堂诗词集》、《崇祯五十宰相传》、《古林金石表》、《明人小传》、《粤游草》、《续献征录》等书。精于小简,有《静惕堂尺牍》,时称江东独步。其中《明人小传》是自明洪武(1368)至崇祯(1644)年间三千余人的汇传集,收录人物众多,包含了帝王、忠臣、名士等各阶层人物小传,是学者专家了解明代人物重要的参考工具书。 10.梁清标(1620—1691),字玉立,号棠村、蕉林,别号苍岩子,斋号秋碧堂,河北正定人。明崇祯十六年(1643)进士。清顺治元年(1644)授编修。官至户部尚书、保和殿大学士。精鉴赏,享誉一时。金石文字、书画、鼎彝之收藏,甲于海内。所藏法书名画,均由专人以特定的形式装裱,多有梁清标亲笔题签。曾从所藏法书中精心选出11种,刻为《秋碧堂法帖》。在正定城内筑有“蕉林书屋”,藏储典籍字画。蕉林书屋为当时文人雅士聚集之所。隋展子虔《游春图》卷,唐阎立本《步辇图》卷、周昉《簪花仕女图》、孙位《七贤图》、佚名《仿顾恺之洛神图》,五代荆浩《匡庐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佚名《闸口盘车图》,北宋范宽《雪景寒林图》、郭熙《窠石平远图》轴、李公麟《摹韦偃牧放图》卷,南宋李唐《万壑松风图》、江参《千里江山图》等,均曾为其藏品。 收录《平安帖》的宋明两代刻帖概况: 1. 宋代《绛帖》 绛帖是与《淳化阁帖》齐名的三大名帖之一,以淳化阁帖为底本而有所增删。为北宋皇佑、嘉佑年间(1049—1063)尚书郎潘师旦在绛州摹刻勒石而成,集宋以前书法名家之大全,具有很高的书艺价值。 2. 宋代《澄清堂帖》 南宋刻。清道光二十六年耆英翻刻。皆王羲之书。其间内容多见于《淳化阁帖》,也有阁帖所无者,是研究我国古代书法的重要资料。 3. 明代《停云馆帖》 汇刻丛帖。明嘉靖十六年至三十九年文徵明、文彭、文嘉父子摹勒,温恕、章藻刻。所载晋、唐小楷及宋、元以来名笔,真 、行、 草、 章悉备, 为明代著名法帖之一。 4. 明代《戏鸿堂法书》 又名《戏鸿堂帖》,为明代著名刻帖,全帖十六卷,是由董其昌选辑晋、唐、宋、元名家书迹及旧刻本镌成。万历三十一年(1603)勒成。“初时纸墨拓工各极其妙,四方争赏,以高价购之而不易得。” 5. 明代《玉烟堂帖》 万暦四十年(1612)海宁陈瓛撰集。上海吴之骥刻。上至汉魏,下迄宋元,将历代书法名迹汇萃一编,模勒精善,为明代著名刻贴。 6. 明代《泼墨斋帖》 明代金坛王秉錞选辑编次,长洲章德懋镌刻。 竞投本件拍品,需办理特别竞买号牌。 估价请向本公司垂询 根据北京市文物局《关于对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0秋季拍卖会文物拍品审鉴的批复》(京文物[2010]1279号)的要求,中国嘉德2010秋季拍卖会“秋光万华——清代宫廷艺术集粹”专场中第2109号拍品(王羲之 草书《平安帖》)为一级文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十八条的相关规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对上述拍品具有优先购买权。 本公司于该件拍品拍卖结束后七日内,将政府有关部门是否优先购买的决定通知相关拍品的买受人。 根据北京市文物局《关于对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0秋季拍卖会文物拍品审鉴的批复》(京文物[2010]1279号)的要求,中国嘉德2010秋季拍卖会“秋光万华——清代宫廷艺术集粹”专场中第2109号拍品(王羲之 草书《平安帖》)为一级文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十八条的相关规定,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对上述拍品具有优先购买权。 本公司于该件拍品拍卖结束后七日内,将政府有关部门是否优先购买的决定通知相关拍品的买受人。 著录: 1. 宋《宣和书谱》卷十五。 2. 宋·潘师旦《绛帖·法帖第六》。 3. 宋《澄清堂帖·王右军帖卷四·丁一》。 4. 明·文徵明《停云馆帖·唐人真迹卷第四》。 5. 明·文嘉《钤山堂书画记》。 6. 明·孙矿《书画跋跋》。 7. 明·董其昌《戏鸿堂法书》卷十六。 8. 明·张丑《清河书画舫》。 9. 明·汪砢玉《珊瑚网》卷一。 10. 明·陈瓛《玉烟堂帖》卷九《六朝法书》。 11. 明·王秉錞《泼墨斋法书》第四。 12. 明·吴其贞《书画记》。 13. 清·安岐《墨缘汇观》。 14. 清·顾复《平生壮观》。 15. 清《石渠宝笈续编》(卷二),《秘殿珠林石渠宝笈合编》第4册911页,上海书店1988年出版。 16. 徐邦达《古书画伪讹考辩》3-4页,江苏古籍出版社1994年出版。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5月,是以经营中国文物艺术品为主的综合性拍卖公司,总部设于北京。每年定期举办春季和秋季大型拍卖会,以及嘉德四季拍卖会(每季度一次)。公司设有上海、天津、香港、台湾……[更多介绍]
中国嘉德[查看拍品]
联系电话:010-65182315
联系地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18号恒基中心二座603室
您最近浏览过的作品
关注该拍品的人还看过
王羲之指数
季度 成交额 成交率 均价(元/平方尺) 详细数据
2004春季 190,902 100% 304,411 查看
2005春季 100 100% 43 查看
2010春季 571,200 100% 53,039 查看
2010秋季 308,000,000 100% 1,012,192,317 查看
308,762,202 253,137,452 --
草书《平安帖》 手卷 水墨绢本
关于我们 | 公司招聘 | 网站合作 | 用户反馈 | 联系方式 | 标签云 | 免责声明
©2009 版权所有·搜艺搜京ICP备0900152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8455号
此内容是搜艺搜根据您的指令自动搜索的结果,不代表搜艺搜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